森村誠一

1933年生於日本埼玉縣。1958年畢業於青山學院大學英美文學系。由於精通英語,對歐美小說涉獵廣泛。他最崇拜的作家是羅曼·羅蘭。
大學畢業後,森村被分配到一家大飯店工作,生活刻板而機械。但在大飯店的特殊環境中,他也接觸了形形色色的人,目睹了光怪陸離的社會現象:戰後的頹廢、經濟的蕭條、生活的沉重打擊,人們的心中集聚著各種醜惡和畸形的思想……面對著這樣的現實,森村誠一激發了創作的慾望。不過他此時創作的社會小說,卻沒有出版社願意出版。
20世紀60至80年代,是日本推理小說的第一個黃金時代,由松本清張領頭,大批的青年作者走上了推理小說的寫作之路。這給了森村很大的啟發,讓他意識到反映社會問題的內容,完全可以用推理小說的形式來表現。
1969年的作品《摩天大廈的死角》。以大飯店為舞臺,講述了由飯店經理被謀殺的密室慘案而引發出一連串凶殺案。由於長期在飯店的工作,使得他寫來格外真實可信,推理也十分嚴密。這部小說獲得了第十五屆“江戶川亂步偵探小說獎”。從此,森村誠一開始了他的推理小說作家生涯。
70年代,可以說是“森村誠一的時代”,當時雖然推理小說界新人輩出,但是他以著穩紮穩打的文字功底,縝密的推理和獨特的社會視角站在業界的尖端。在這個時期也是他的創作高峰期,他最負盛名的“證明”三部曲(即《人性的證明》、《青春的證明》、《野性的證明》成為了日本文壇的一個奇蹟。其中《人性的證明》最為成功,改編的電影也獲得了極大的成功。
森村誠一作為一個社會派推理小說家,有著有戰地記者般的勇敢和正直。他的小說是典型的社會派小說,即在縝密的推理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表現事件的悲哀起因和凶手的心理。他的小說往往是一個小社會的縮影,其中有著讓人深刻反省的力量。也因此,他的小說至今,不論是社會派還是本格派的讀者都非常喜愛。而他的為人,同樣被社會派和本格派的推理小說家們所敬重。
森村誠一的文字簡潔犀利,沒有過多的文字修飾,閱讀起來極為迅速。情節緊湊,不拖泥帶水。對話是他文字的亮點,刻畫人物心理入木三分。
但是另一方面,森村誠一的作品裡偶爾也有色情和暴力的描寫,這就如同綾辻行人的一些小說裡有些多餘的恐怖場面描寫一樣,不過作品的總體走還是健康積極的。
棟居刑事之殺人的間隙
棟居刑事之殺人的間隙
棟居刑事之殺人交叉路
棟居刑事之殺人交叉路
新幹線謀殺案
新幹線謀殺案
玻璃密室
玻璃密室
殺人的祭壇
殺人的祭壇
生命的交叉
生命的交叉
死亡的狂歡
死亡的狂歡
死亡接力
死亡接力
完全犯罪使者
完全犯罪使者
新東方快車謀殺案
新東方快車謀殺案
新人性的證明
新人性的證明
血手印案件
血手印案件
疑案追蹤
疑案追蹤
異端者·人間的十字架 PART2
異端者·人間的十字架 PART2
與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與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雲海魚形獸
雲海魚形獸
致命相似
致命相似
終點站
終點站
子夜悲歌
子夜悲歌
厚黑新語
厚黑新語
罪惡的黑手
罪惡的黑手
螺旋狀垂訓
螺旋狀垂訓
迷人的山頂
迷人的山頂
魔痕
魔痕
悽愴圈
悽愴圈
青春的叛逆
青春的叛逆
情人關係
情人關係
情債血案
情債血案
人間的十字架
人間的十字架
殺人的花客
殺人的花客
殺人的債權
殺人的債權
殺人株式會社
殺人株式會社
殺手的悲歌
殺手的悲歌
神賜的宴會
神賜的宴會
黑血的證明
黑血的證明
花骸
花骸
黑色十字架
黑色十字架
青春的證明
青春的證明
人間之劍·戰國篇
人間之劍·戰國篇
空洞星雲
空洞星雲
恐怖之谷
恐怖之谷
情愛的證明
情愛的證明
孽緣
孽緣
荒誕世界
荒誕世界
人性的證明
人性的證明
野性的證明
野性的證明
虛幻的旅行
虛幻的旅行
致死坐席
致死坐席
太陽黑點
太陽黑點
大城市
大城市
定婚耳環
定婚耳環
東京空港殺人事件
東京空港殺人事件
仇恨的證明
仇恨的證明
惡夢的設計者
惡夢的設計者
惡魔的圈內
惡魔的圈內
分水嶺
分水嶺
腐蝕
腐蝕
腐蝕花園
腐蝕花園
復仇
復仇
高層的死角
高層的死角
告別天使
告別天使
掛鎖的棺材
掛鎖的棺材
黑魔女之隱祕
黑魔女之隱祕
黑色飛機的墜落
黑色飛機的墜落
車站
車站
“薔薇蕾”的凋謝
“薔薇蕾”的凋謝
玻璃戀人
玻璃戀人
彩虹夢
彩虹夢
蒼狼
蒼狼
惡魔的飽食——日本731細菌戰部隊揭祕
惡魔的飽食——日本731細菌戰部隊揭祕
惡魔的飽食·續集
惡魔的飽食·續集
惡魔的飽食·第三集
惡魔的飽食·第三集